临猗正规代孕

2021-07-31 03:35:11 来源:合肥晚报
三方候选人诘问。(照片:公视提供)   中评社台北12月27日电(记者邹丽泳)2016大选,第一场电视辩论会,民进党蔡英文、国民党朱立伦与亲民党宋楚瑜三强争霸,从申论开始、到媒体提问,甚至候选人交叉诘问,全场2时30分钟,几乎没有一分钟冷场。尤其,两岸议题成为蔡朱针锋相对的议题,捉对厮杀,宋楚瑜变成公道伯。  值得注意的是,朱立伦甚至只问蔡英文,完全无视宋楚瑜的存在,而蔡英文则把宋楚瑜当成评论员,多次向朱提问,都顺便问“宋主席你的看法如何”,在场人士莞尔。  以下是蔡英文在第三阶段交互诘问全文  ●宋楚瑜提问一  “总统”最重要的是用人,请教蔡主席您知道民进党执政八年后,为何会输掉政权,贪腐只是导火线,何止陈水扁家族,多少民进党重量级的人士被起诉,把文官当桩脚来用,带头行使行政抵抗权,这些对文官制度破坏才是对于宪政最大的伤害,恕我不客气地问,您是否代表民进党向国人道歉?看到过去扁系又挤到您身边,真是为您担心。同样的问题请教朱主席,马英九被批评在镜子里找人,马王政争,洪副院长被提名之后风波不断,大老又打破十几年的禁忌公然对“国会”指手画脚,要这些人上演团结的戏码吗?  ●答:我想宋主席是讲八年前的事情,我也必须说在16年前初次执政,第一次执政,经验或许不够充足,跟文官体系没有共事的经验,所以在那一段期间,我们当时也很努力也很辛勤地和文官在做接轨的工作,或许我们有做不好的地方,但是经过八年的检讨反省,我相信我们13个执政的地方县市团队,不论是地方首长和他的团队和文官都相处很好,我们前阶段六个执政团队,六个县市的执政团队,历次的调查都是前几名,都是非常优秀的团队,从没跟文官有问题。  倒是朱主席您所执政的新北市,在历次的调查都是最后一名,在“直辖市”里面,新北市都是最后一名,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就是说,朱主席你不要忘了你也是马团队的一员,在马团队的执政面对贪腐的问题,尊重文官的问题,利用国家的机器打压政敌的问题,恐怕对于我们在执政的时候有过之而不及。  所以你现在板起脸来问我们在上一次执政的事情,你有没有去检讨马政府在执政的十后,用国家机器打击对手,用国家司法打击对手,有多少执政成员被起诉,最后都被宣告无罪,他们的人生他们都被毁了一半,这些马英九政府是不是要道歉一下呢?人才是很珍贵的资产,这样摧毁执政的人才,这样好吗?我相信我们新的团队新人才的培育,是一个很整齐的团队。  ●朱立伦提问二  看来蔡主席认为现在的原来的扁团队都是很好的,蔡主席我很想了解你的政策,可是你常常都会有两种不同的说法,你刚刚说不要用华丽的词藻,可是我想您可能好像您的政策里面都是华丽的词藻,你自己一面领18%又大骂18%,你遇到大老板的时候,说劳工实在放假太多,周休二日是国民党的主张,碰到劳工又说民进党坚持周休二日,一下说不预期会有涨电价的可能,社会反弹之后又说没说不涨电价,我真的听不懂。您过去一直骂国民党卖台,选举的时候又说要维持现状,遇到李登辉“总统”的时候,你说你是他的政策路线继承人,可是大家最近一质疑的时候,你又说那是国民党“总统”、国民党政府,请教蔡主席,您的立场到底是哪一个?  ●答:谢谢主持人,也谢谢朱主席刚才的提问。我觉得朱主席刚才在提问的时候,自己先设定问题,把我定位了以后才来问我问题。事实上我要讲一下,这个18%的问题,我从来没批评过军公教,但是18%的问题,社会是有很多的声音是没有错,这是一个长久以来,台湾社会感觉到不公平的事情,但是这些事情都是制度的问题不是人的问题。我们如果政府、政党不解决它,任凭社会这样子对立、冲突,那我们才是最大的罪人,所以这件事情,最大要负起责任的就是政府,就是执政者。他必须拿出方法,来让社会的冲突可以减少、让问题可以解决、让制度可以改进,这才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事情。